压铸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埃蒙斯我们已经赢得太多足够女儿为父母骄傲【关注健康】

发布时间:2019-09-12 11:52:58 阅读: 来源:压铸模厂家

妻子在场边安慰失利后的埃蒙斯

他们都是射击界的神童,从拿起枪的那一刻起便一帆风顺,很少明白失利的滋味;北京奥运会上,他们都曾经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失利,一个在自己的卫冕之旅中稀里糊涂地败下阵来,另一个则更加稀里糊涂地重复了自己四年前曾经犯过的错误;他们都曾因为难以接受现实的残酷而痛哭流涕,四年前一起飞扬的眼泪至今仍让人难以忘记。他们一个是中国人朱启南,一个是“中国人最好的朋友”埃蒙斯。

北京奥运会埃蒙斯与妻子深情一吻

从北京奥运会到伦敦奥运会的四年间,这两个人的人生轨迹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朱启南从年少轻狂变成了成熟男人,有了一位美丽的妻子,埃蒙斯则从新婚燕尔变成了一个女孩的父亲,更经历了两年甲状腺癌的痛苦折磨。如今,他们一同并肩站在伦敦的射击场上,希望继续追逐心目中那不灭的梦想,但令人吃惊的是,在昨天10米气步枪的赛场上,两位天之骄子居然连决赛的大门都没能敲开。保持着奥运会资格赛599环纪录的朱启南只打出了595环,这个最近10年来个人的最差成绩,排在资格赛的第十位,而埃蒙斯更惨,只有590环,在INFO的成绩单中连第一页都没进去。不过,和四年前不同,两个都变得更加成熟的男人在失利面前显示了他们的成熟——失败面前,选择不哭。

埃蒙斯

我是战士 不会放弃

埃蒙斯又一次输了,只不过这一次输得很彻底,没有了前几年的大起大落,在大多数选手还没有完成比赛的情况下,他已经打光了自己所有的子弹。或许是成了一种习惯,输了比赛的埃蒙斯又一次靠到了妻子的身边,两个人一起低声谈论着刚才的比赛。和四年前一样,卡特琳娜依旧像是在宽慰自己的孩子一样,抚摸着埃蒙斯的头,一会儿又把他拉过来,亲亲他的脸颊,捏捏他的脖子。和四年前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埃蒙斯倒是没显得有多伤心,他似乎更关心其他选手的表现,一会儿看看领先的摩尔多瓦亚努,一会儿又偷着瞅瞅另一边的朱启南。当然,最大的区别是,此时的埃蒙斯比四年前明显消瘦了,一脸的络腮胡子下面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治疗甲状腺癌时留下的伤口。“我不会放弃的,因为我是一名战士。”比赛结束之后,埃蒙斯和四年前一样,完全不顾及失利,大方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其实我现在的感觉还不错,两年前的那场大病没有击垮我,我又重新变回了我自己。这个(手术刀口)也对我的击发动作产生了太大的影响。只是现在我没有甲状腺了,需要每天补充甲状腺激素。”对于人生的大起大落,埃蒙斯显然看淡了很多,似乎对于一切都不太在乎,当然,他的妻子除外,“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射击场,她总是能够给我提出非常好的建议。就像今天的比赛吧,一开始我打得并不好,身体总是站不住,一扣扳机就摇动。我自己想不明白是为什么,还是她帮我指出了问题。”四年之前,卡特琳娜还可以用一块金牌来安慰埃蒙斯,而现在,就连卡特琳娜自己也输了,但两个人对此看得都很淡,“我们已经赢得太多了,再有金牌当然是好,但如果没有我们也会为自己的射击生涯感到骄傲,也会让我们的女儿为他们的父母感到骄傲。”

不过,一场大病对于埃蒙斯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体能已经大不如前的他在比赛中似乎有些筋疲力尽,来到伦敦之后突然开始发作的背伤也让他在比赛中感觉很不舒服,“这是老伤了,原本都好了,但来到这儿以后又发作了起来,来这儿以后我就没有好好训练过,四五天没摸枪状态肯定没有了。我回去得让他们好好给我按摩按摩,放松一下。其实,如果穿一个保护腰带就可以了,但没有得到裁判的允许,我只能硬撑着,今天打得这么糟,应该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

和朱启南一样,10米气步枪之后,他还会参加步枪三姿的比赛,和朱启南不同的是,这个项目才是埃蒙斯的主项,10米气步枪只不过是他用来熟悉环境的“试金石”,“这是奥运会的比赛,所以,把这场比赛说成是热身并不公平,但我从今年4月的世界杯之后就再也没来过这个场馆,我必须要来适应一下。这场比赛对我后面的比赛也不会产生太多的影响,毕竟,每一场比赛都是全新的,当然,相比于今天的成绩,我更在乎三姿的结果,希望别再出问题了。当然,比赛中没有必然,谁知道今后将发生什么,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再次出现意外。”

朱启南

思想乱了 机会还在

朱启南的资格赛从一开始就只能用“糟透了”来形容,当最终夺冠的罗马尼亚选手摩尔多瓦亚努在前几组弹无虚发的时候,朱启南却在前12枪里出现了两个9环,对于稳定性极高的10米气步枪项目来说,这样的开局基本意味着结束。朱启南被迫停下来和身后的教练交流了一会儿,然后才重新走回靶位,第四组和第五组的满分曾经让他一度看到了进入决赛的希望(尽管以这样的成绩争冠已经几乎没有可能),但最后一组,他居然又连打了两个9环,595环的成绩基本上已经提前宣告了“死刑”。提前打完所有子弹的朱启南一直抬头看着大屏幕,直到发现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的时候才默默地穿上了队服,收拾枪械,背上背包,离开了比赛场馆,出门的时候看到在一旁观战的杜丽,朱启南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点点头,便又重新加快了脚步。总教练王义夫赶上来,拍了拍朱启南的肩膀,朱启南则低声回了一句,“对不起”。

原本,按照队里的意思,并不打算让朱启南再接受采访,但看到馆外等待的相熟记者,朱启南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了脚步。“大家有什么问题就赶快吧!”最近今年成绩一直很稳定的他其实也不太清楚自己是哪里出了问题,至少他觉得自己在技术环节上没有失误,“我这次打得确实太差了,在国家队10年正式比赛中都没打出过这么烂的成绩。应该是思想上出问题了,太想去追寻这枚金牌了。从2008年到现在,我一直想重新圆自己一个梦,再一次站在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但你们知道,越是这么想,你就越可能放不开。”说起北京奥运会,朱启南的脸色逐渐难看了起来,因为就在北京奥运会失利之后,痛快哭过的朱启南说,他现在明白了“射击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当一个人孤立无援站在场上时,只有自己救自己”。“其实,我也是个老队员了,大家一直都说我心理素质好,但实际上遇到问题还是挺难调整的,今天整个比赛我就一直在这样的挣扎中,一直没有调整过来。有种2008年的阴影突然间又回来了的感觉,太可怕了。”说到此处,朱启南的声音有点哽咽,在场的一些记者也想极力引导朱启南把憋住的眼泪流下来,但再次深呼吸的朱启南还是忍住了,“四年的时间,自己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现在的情况和当初不一样,虽然自己最想拿的这枚金牌没拿到,但我还有机会。后面我也不会再追求那么多了,放手去打,享受比赛吧!”说到这儿,朱启南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角,很多记者都说,他哭了,但我觉得,这更像是他在揉出“吹进眼里的沙”。

北京新发地市场12月份蔬菜价格走势分析蔓荆实2019别墅装修预算表是多少别墅装修设计方法合肥合肥第二届九如城国际康复学术论坛召开剑指康复机器人研发新高地秦皇岛北京八里桥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蔬菜价格0709二列省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