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铸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铸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盛放在松果上的时光-【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5:08:09 阅读: 来源:压铸模厂家

盛放在松果上的时光

那日到学校接孩子,走近校门,竟听得琅琅歌谣声:"南山松树多,年年结松果,采回一大堆,冷天做柴火。弟弟嘴太馋,以为是菠萝,哥哥好聪明,选个玩陀螺。"呵,唱的是松果?是松果!我一时欢喜得不能自已,尘封的童年如应季的松果,一鳞鳞打开,清晰如昨……

家乡的松果,大过鹅蛋,模样比花朵还要精致。每年冬天,大人们都不忘使唤孩子到林里捡松果,对孩童而言,捡松果,那可是比幼儿园里任何游戏都要有趣百倍的事。

总是在晴朗的午后,我和伙伴们拖着箩筐,撒开脚丫,奔进松林,冲向山腰。晒了半天太阳,地上的松果个个开得热烈而忘情,这一枚,那一枚,满地都是。我们这些孩子,像是看到了被四月摔落的大朵大朵的木棉花,心里疼惜极了。于是,来不及寻鸟窝,来不及采野果,来不及刮松油,我们放好箩筐,便迫不及待地捡起松果来,边捡边嚷,今天咱们比什么?谁捡的个大?谁捡的多?还是谁捡的漂亮?尽管有比赛,大家在奔来跑去间,仍会小心捡拾松果,轻轻放入箩筐,不忍伤了松果的鳞片。“狗子”手脚最笨,也最爱哭,看到别的筐快满了,他就红了鼻子,慢慢抽泣起来,大伙听了,赶忙喊,别哭别哭,我们帮你捡。

直到怀里的松果再放不进箩筐了,我们才悻悻作罢。然后,大家找棵大松树围着坐下,纷纷念:“阿弥陀佛,松果松果砸我头。”按照约定,谁第一个被风落的松果砸到,谁就是司令,可指挥当天的“战斗”。也只有在此时,我们才会竖耳聆听美妙的松涛。这个说,这一声像母狼唤仔,那个摇头,不对,是巫婆吹口哨,另一个又抢白,怎么会!分明是成群的杉鬼在奔跑。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吓得“狗子”直往“大眼”身上贴。小会儿,有风吹过,大松树似被挠了痒痒,枝条摇曳,渐渐捏不住盛开的松果,一枚枚扑簌放下。少顷,便有幸运的人抓着一枚松果蹬地而起,呼呼叫喊,忘形得意。

我们常玩的游戏,是“送鸡毛信”。人马分成两队,各队定一名“写信人”,其余的做“信使”。“写信人”手脚利落,挑个松果,折束松针,用藤条三两下将松针绑在松果上,“一封封鸡毛信”就做好了。“信使们”铆足劲,努力往山上爬,把“鸡毛信”送至山顶大岩石的“仙人脚印”里,哪队送得多,哪队才是“神勇的八路”。有一回,“歪肚脐”使坏心眼,将别队的“鸡毛信”拨到自己的那队去,结果被“红毛”发现了,大家使命起哄,羞得“歪肚脐”好几天都不敢抬头看人。

当太阳走远,松林变得冷森森时,我们也都累了。树下那筐筐松果,大人自会前来挑回,而我们,只需咂着野果,松松垮垮地踏上回家的路……

一晃二十多年,童年的松果几度被岁月的松针覆盖,又几度被怀旧的心情拾起,它们一直带着阳光的气息,玲珑美丽,就像不染风尘的童年,成为我珍爱的宝藏。

[憨鼠责编:彩虹]

凯里制作西服

保定设计西装

呼和浩特工作服定做